網站導覽

影展新聞

美寶:滑板就像走路,只要腳沒問題就會一直滑下去

2019-08-29

文/賴柔蒨
攝影/楊雅淳

 

新生橋下滑板場上方掛吊著穿爆的板鞋,四周塗鴉與車陣環繞,滑板男女身上刺青穿環皆有之,他們專注腳下世界,滑起板來發出「乒乒乓乓」的噪音,各個看似對外界不屑一顧。不難想像上世紀末的台灣社會,會有人覺得玩滑板等於「走偏」的「壞孩子」行為。

 

美寶在大約20年前還是中學生的時候迷上滑板,毫不意外地遭遇父母強烈反對,「一個女孩子怎麼能玩這種東西?」她最初是在國外看見有人滑板,「哇!怎麼會有這種東西,好酷」,帶著這樣的想法回台灣後,她找到Jimi滑板店(全台第一間滑板店,1989年成立迄今)。直接買了塊滑板,再問店員要去哪裡玩,然後隻身帶著板來到國父紀念館,果然看到一群人聚在一起玩板,就這樣,美寶走進滑板世界。「開始的第一步就是自己站上去,滑出去」,當時滑板沒有任何教學,事實上,由衝浪演變而來的滑板,本來就沒有制式教學,「反正就是想辦法模仿別人的動作」。這種DIY的自主精神,正是滑板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。

 

 

自由、奔放,滑板就是帥

「對我來說滑板不是一種運動,而是生活的態度,一種喜歡的生活方式。」這樣的生活是做自己、自由、不拘束、奔放,「滑板就是酷,就帥啊,不管玩得厲不厲害,我滑出去就是帥。」

 

起步容易,但要能堅持下去卻一點也不簡單。滑板放棄度高,美寶說,100個人裡面有留下5-10%繼續玩就算很多了。從一開始滑,到進入豚跳,身為一個愛運動、運動細胞較為發達的女生,美寶花了半年密集練習,才完成板在腳下,完美落地的豚跳;這已經算快的了,「光這關每個人都要卡很久。」。十幾歲開始玩板,在當時台北的滑板場景,她幾乎是唯一的女生。不曾因性別而被為難,頂多是在街滑時,會被男性路人投以「哎呦,厲害呦,」「哇嗚,女生挖玩滑板耶⋯⋯」等這類虧妹式的吆喝,對她來說無傷大雅,反而更以滑板為傲。

 

不像大部分體育活動需要團隊合作,滑板只要和自己的板配合,「不需要聽別人意見,不需要聽別人指揮,我覺得很自由,只要夠會滑,走到哪裡都可以滑。」街滑,征服板點,是部分滑板人的追求,美寶也曾跟著一群人晚上上街挑戰大樓,被趕跑,再回來,因為「看中的是那個物件,例如某根杆子,這就是我要挑戰的,有警衛也不管,我就是要成(功)。」最瘋狂的時候,美寶每週花兩、三天,從中午玩板到晚上;遇到下雨天,就一群人窩在滑板店看滑板錄影帶;也曾和另外兩位板妹,三個女生組成一個小隊,聯絡中、南部的板友,一起走訪台灣西部征服不同板點並拍照。

 

 

台灣滑板文化緩速發展

在滑板品牌代理公司擔任行銷企劃,美寶主辦多屆「世界滑板日」活動。就像選舉造勢大會一樣,此活動可吸引全台灣滑板人大集合,人數可達上千,但實際上滑板在台灣現階段的發展還是普普通通。部分七年級生應該都還記得,台灣曾在本世紀初期掀起一波滑板風潮,當時年輕人不管會不會滑板,人腳一雙板鞋,身穿板T、板褲、板牌背包等行頭,兩、三年後卻不了了之。美寶以「蛋塔效應」形容,純跟風,缺乏文化深根。即便相較過去,滑板已經發展出一套教學模式,目前許多滑板店都提供滑板教學,但滑板在台灣仍屬休閒、嗜好,滑板人要靠比賽、贊助維生的機率很低,而日本則在國家有意識的推動下,如今已是躍上國際的一支強悍軍團。

 

然而,2020東京奧運首創將滑板納入競賽,美寶對於這項如此講究個人風格的活動,要進入主流運動競技的新發展持保留態度。她表示,滑板比賽須兼顧動作的流暢與個人風格展現,若不具備相關知識的人不一定看得明白。如此挪移到主流運動場上會帶來怎樣的效應?以及此發展是否必定會為滑板帶來更多玩家?美寶都在觀望中。但不論如何,對美寶來說,滑板就是生活,「我想到就滑,滑板對我來說像走路一樣,只要我腳是好的、身體好的,會一直滑下去。」滑板具有創造性,動作、招式沒有上限,腳跳、腳跳再加手抓板,滑欄杆,甚至滑向海裡,各種招式無限延伸。只要撐過卡關期沒有放棄,就會長出屬於自己的風格,想要玩到什麼程度也是自己的決定,沒有非得街滑、飛樓梯才夠格;單純享受玩板的開心,就是最帥的滑板人。

分享
分享到 line
返回頂端